搜索内容

北京五环房租价格多少 北京房租变便宜了?房东若要求高价 房屋空置时间更长

其他 0 161
生成海报
长沙吴彦祖
长沙吴彦祖 2023-10-13 17:17
阅读需:0

记者 王家飞 编辑 魏文怡

一年一度的休市季即将来临,各地租赁市场也将迎来传统旺季。

海外租赁市场规模被认为已达“万亿级”,发展潜力显而易见。 2019年全省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人数预计突破80万人,创近10年来毕业生人数新高。 各大城市,尤其是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无疑成为不少毕业生追梦的首选。

近期有消息称,旺季前一线城市租金不升反降。 真相是什么?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四个一线城市进行实地调查,向读者展示这些城市租赁市场的真实表现。

记者致电郑林时,他表示自己正在回老家的火车上,要回来办理入境手续。 他在上海租的房子,几天之内都回不回来了。

事实上,每年毕业季的到来也预示着去年的租房旺季即将到来。 不过,多家机构数据显示,近期上海租赁市场呈现下滑趋势,承租人议价能力有所增强。

一位负责收房的自如工作人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现在的房价比今年高,这是由现在的市场决定的,如果业主在转租时保持高价,房子就会空置这么久,会延长。”

不过,记者注意到,尽管租赁旺季到来,上海部分中介却推出“免服务费”促销活动,向租客提供1000元至2000元不等的服务费利润。

租赁公司提供折扣和促销

“租赁公司给了我1000元的服务费。” 近日,因工作变动,在出版社工作的清河不得不把家从四环外搬到五环附近。 能得到这样的利润,已经是很满足了。 没想到,因为在他看来,上海的出租房仍然供不应求。

自由职业者赵明还告诉记者,他最近在良乡附近租了一套9平米的房子,中介免去了2000元的服务费。

工作人员向他解释:“最近房子确实多了,空置期也延长了,所以公司出台了新的让利政策,以促进销售。”

赵明还告诉记者一个有趣的细节:“在我搬到这里之前,对面的门已经空置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出租了,屋里的灰尘已经变得很厚了。” ”

值得注意的是,多家机构数据显示,近期上海租赁市场呈现下滑趋势,承租人议价能力有所增强。

上海市房地产中介行业商会数据显示,明年4月,上海住房租赁市场交易量同比3月增长18%。

据悉,租金价格持续上涨,其中合租套房租金同比基本持平,整套租金同比上涨约0.2%。 昌平、大兴、西城、通州等地区呈现较为显着的增长趋势,最高增速接近4%。

自如相关负责人也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其物业的租金水平与上海市房地产中介行业商会的数据基本一致。

贝壳数据显示,深圳租赁市场的交易节奏同样疲软。 2019年4月,房源7天内转租率为21%,环比增长18个百分点,同比增长3个百分点。 租赁市场的交易难度变得不那么困难。

2019年4月,上海链家租赁住房共发生价格调整12224次,其中价格调整占83%,环比下降19个百分点,降价比例呈现下降趋势。过去六个月。

一位自如负责收房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的收房价格比今年要高,这是由当前市场决定的。如果租户在转租时始终保持高价,房子就会空置更长时间。”

虽然,假期以来,上海的租赁市场已经呈现下滑趋势。

数据显示,一季度,广州大部分地区租金与今年持平。 仅里水桥、双井、团结湖等少数地区,租金小幅上涨2%左右,且降幅较前期有所扩大。

延庆的天通苑、昌平、通州、门头沟、房山等地区租金价格呈现下降趋势,涨幅最高达到8%。 全市整体租金水平呈现稳中有降的趋势。

相关专家向记者分析:“近期租金上涨,部分原因是2018年集体农田租赁房、集体宿舍复工等扩大市场供应信号的不断释放,以及‘三严排查’”。规范市场秩序“三不”。 ; 另一方面,上海各区域基础设施均衡发展,人居环境逐步改善,外围地区有效化解了内城区的住房压力。”

但与统计数据不同的是,一些受访者表示“没有感受到租金上涨”。

清河说:“前段时间找楼盘的时候,发现自如网站上没有和今年租金一样低的楼盘,也没感觉租金涨了。”

在民办教育机构工作的郑琳也表示:“最近我还是按照今年的约定价格交房租。”

其实,一般来说,在签订租赁协议的时候,个人未来需要收取的租金就已经确定了。 但该机构计算出的整体月租金波动水平与已经确定租金的人群并无密切关系。 因此,很多人对整体租金并不清楚。 租金波动水平无关紧要。

租赁市场呈下滑趋势

郑林珠搬到了颐和园附近的一个城中村。 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业主建的是一栋三层楼房,约有20间卧室,共用一间浴室。 房租相对较低,每月1000元。

由于工作、学习等激励,郑林选择回到家乡发展。 他说:“我还是觉得回到家乡更踏实、安定。”

虽然近年来做出和郑林一样选择的人不少。 京汇智库首席经济学家胡京辉分析,产业和人口布局更加合理,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租金水平。 由于房租高、生活成本高、就业困难,很多在上海打工的人逐渐转移到二三线城市,或者回到家乡寻找工作或创业。 另一方面,杭州的分散管理引发了人口结构的变化。

去年3月,上海加快高质量发展“放管促进”专题吹风会指出:“两年来,全市共退出一般制造业企业1307家,放权改善500个市场。和货运中心,为高端元素的引入腾出空间。 它占用了宝贵的空间。”

产业在分散的同时,相应的产业人口也在分散。 郑林说,由于房租低廉,邻居都是低收入者,流动性很大,经常一两个月就换一次房子。

上海市统计局、国家统计局上海调查支队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末上海常住人口215.42万人,比上年末增长0.8%。 这是自1978年以来,上海常住人口首次连续三年下降。

常住人口的增长代表着住房市场需求的增长。 有分析称,在此背景下,租金很难降低。 与此同时,上海大学社会学系主任卢杰华预计,2019年上海常住人口将继续下降。

刚刚换工作的清河告诉记者:“我没有信心坚持在上海。”

多重激励叠加,导致当前上海租赁市场呈现需求低迷、承受能力低下的下滑趋势。

不过,胡景辉表示:“暑假租赁高峰将在5月中上旬开始,不必因为3、4月份租赁市场冷,就认为租赁市场稳定。我们应该重点关注六月和七月的租金趋势。”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36814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评论
  • 消灭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