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内容

时代阳光苑价格多少 万物云“跑马圈地”:收购三盛旗下伯恩物业,新获超7000万平方米在管面积

其他 0 148
生成海报
长沙吴彦祖
长沙吴彦祖 2024-04-22 17:47
阅读需:0

万乌云“斩获”7000万平方米管理面积

据双方披露,伯恩物业管理面积超过7000万平方米,是四川最大的物业管理公司之一。 随着伯恩物业的加入,万无云住宅物业管理品牌将进一步扩大在一二线城市的影响力。

这是一场具有玩舞云特色“赛马”模式的“非典型竞标”。 交易的逻辑是,公司将利用其长期积累的物业服务体系和技术体系,打造一个开放的赋能平台,整合其他物业。 企业从竞争对手转变为合作伙伴。

距离万乌云与阳光智博即将签署“股权交换”协议才过去两天。 此前,9月15日中午,阳光城宣布战略投资万无云阳光智博100%股权,换取前者4.8%的股份; 它还暂停了阳光智博恒生指数IPO计划。

该交易于8月4日首次向外界披露。阳光城是目前物管蓝筹阵营中为数不多的非上市民企之一。 阳光智博于去年6月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了第一份招股说明书。

2018年至2020年,阳光智博营收从1.56万元下降至13.72万元,净利润从7800元增长至1.73万元,年复合下降率为106.42、30.41%; 毛利率略有下降,从42.6%下降至32.3%,但仍处于行业较高水平。

据阳光城9月15日披露,阳光智博将移出合并报表范围; 阳光城更换阳光智博股权后,将其公允价值与账面价值的差额确认为投资收益,导致本期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减少25.31万元。 元,本期归属于母公司净资产减少25.31万元。

“换股”之后,阳光智博并没有彻底消失。 而是将现有业务交给湾湾云管理,双方准备成立新的子公司作为主体。 对于未来的新项目,阳光城也可以根据项目定位选择使用的品牌。

随着万无云市值的增加,本次持股将持续增加阳光城的净资产。 据悉,万科物业的品牌和服务效应也将对阳光城未来的去中心化产生一定的积极影响。

近年来,在众多房企密集冲击资本市场后,房地产行业也通过多重调整从疯狂回归平淡,而行业的残酷竞争也逐渐放缓。 一位多年研究房地产行业的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中小地产公司独立上市,市值肯定不如万无云,不如趁这个机会并乘坐这艘船。”

万物云的“平台化、科技化”定位及上市思路

万屋云前身为万科物业,其历史可以追溯到1990年。不久之后,万科物业添置“大德梁”,诞生“万屋良行”,万科物业添置“城市服务”,诞生“万屋良行”拥有“万武云城”等多个品牌。 今年10月,更名为万武云。

官网介绍,万无云是一家以空间技术为先导、以空间服务为基础、以不断壮大的生态链为驱动的城市空间技术服务平台公司。

从今年开始,万乌云开始搭建睿联盟合作平台,希望“不仅为合作企业(会员企业)提供技术赋能,还支持其上市”。

简单来说,一家物流企业想要常年保持行业领先地位,单靠并购是无法维持的。 而且,并购必然伴随着成本,投后管理也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项目。

万物云的“平台”定位是把自己打造成一个有价值的平台,吸引企业合作、增加用户基础、扩大规模。 同时,万物云搭建的平台也可以转租或转让给大中型企业。 物业管理公司可以获得网上管理区域。

去年5月,盛隆投资集团旗下物业管理公司江苏盛隆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传出将在香港上市的消息,万无云为战略股东和技术服务商。

这被市场分析为万物云推出的首款“实验产品”,增加了万物云对大中型物流企业的吸引力和好感度。

作为万科在物业管理领域的重要布局,万无云的成绩单也相当不错。 万科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万物云实现营业收入103.8万元,环比下降33.3%。 其中住宅物业管理、商业物业管理、智慧城市服务占比分别为55%、30.4%、6.1%,业务类型多样。

万科在2020年中报中首次披露以万物云为主体的物业管理收入。 本期万客云实现营业收入182.04万元,环比下降27.36%; 年末累计在管面积5.6亿平方米,其中一半来自万科其他项目。

CRIC榜单显示,2020年万物云管理面积位居行业第一。 同期,碧桂园服务实现产值156亿元,管理面积5.05亿平方米(含“三供一业”业务和城市服务); 雅丽生活服务(HK:03319)产值100.26万元,管理面积5.23亿平方米。 (咨询、注资公司管理面积已记录)。

万乌云被业界视为小麦管理行业的“空壳系统”。 “未来所有蓝筹股都可以上市,万物良行、普林发展、万宇证券都可以独立上市。” 今年5月,朱宝全在万余召开的安全会议上曾这样表示。

万域安防是万域云旗下的安防机电服务品牌。 品牌剥离是公司继2020年10月从万科物业升级后的又一重大战略举措,意味着万鱼云家族的又一次成功。 孵化是向平台型企业又近了一步。

万无云有“野心”。 2018年,于亮表示,万科物业不会作为传统物业管理公司上市。 他当时说的是,“我们怕资本市场误导我们”。

但2020年10月,于亮“软化”并表示,“万科物业肯定会上市,但时间还没有确定。” 他话音刚落,万科物业更名为万无云。

在去年3月举行的万科2020年业绩会上,于亮也面对业界的议论,称万无云和贝壳的共性正在定义他们所处的行业,并表示万科不会像这样用分数来限制女儿中国父母。 这样就给万物云设定了评价指标,万物云必须全面发展。

在去年6月举行的万科2020年股东大会上,郁亮对万物云上市的最新表态是:万物云将敲响城市服务商的锣。

没想到,郁亮可能要等到万物云的城市服务收入占比接近或超过住宅业务收入的时候,郁亮才会启动万物云的IPO。 去年年初,也有消息传出,五五云或将与“地产+科技”业务打包一起上市。

万物云的定位本身就具有“科技”的吸引力。 朱宝全表示,万物云未来的竞争对手将不再是传统的物业管理公司,而是下沉的科技公司。

这也印证了在“平台化”和“技术化”的定位下,万物云不会匆忙打包上线。 “万无云可能正在等待市场给予它匹配的市场价值。” 一位业内人士这样分析。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36814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评论
  • 消灭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