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内容

成都市城南车位价格 业主自家停车位被占 用毛笔在占位车头写字(图)

其他 0 174
生成海报
长沙吴彦祖
长沙吴彦祖 2023-09-21 17:08
阅读需:0

在成都南部的一个新村,停车场出口的马路上停着不少汽车。

记者调查

在一些新老村,平均五户人家拥有一个停车位

近年来,成都市中心城区汽车保有量猛增,汽车增长速度快于停车场建设速度。 “停车难”问题日益凸显。 尤其是一些老新村,由于前期规划不够,停车位依然十分紧张。 在一些新村,平均五户人家共用一个停车位。 据悉,不少条件好的新村居民都添置了第二辆汽车,这也使得停车位更加紧张。

香河居

收回:1992

车位比例:1:0.23

居民冯先生在香河居已经生活了十多年。 新村位于武侯区一环,建于20世纪90年代。 冯先生表示,新村从来没有设立固定停车位。 “买了车后,我还是乱找地方停车,每天都要想尽办法抢停车位。 停车费从最初的3元一晚涨到了5元,现在是10元。”新村多次发生因抢车位引发的纠纷。

负责支付新村各项生活费用的赵先生表示,新村有300多户人家,约有70个停车位。 几年前,不管车是不是房东的,停在新村都得交钱,而且停多久也没关系。 近五年来,业主一直无法保证停车位,外来车辆严格限制在会客室内。 “很多老年业主还没有买房,但他们的孩子大多都有车。”

金康俊苑

收回:2004年

车位比例:1:0.22

入夜,在位于一环龙东路的金红军园新村,进入地下车库的汽车先停满,然后围住新村的空地。 就连新村外的路也被“封顶”。 它们被征用并变成了停车位。”

物业方表示,新项目于2004年接管,有900多户。 地下停车位只有200个左右,已经“捉襟见肘”。 因此,新村将部分空地改造成停车位,每小时收费3元,超时每加收1元。

居民施先生2010年花费20亿元购买了一个停车位,如今,停车位早已卖完,家里又买了第二辆车。 他以每月600元的价格租用另一房东的空置停车位。 他说,物管三年前就提出将新村绿地改造成停车场,但房东一致反对。 “除了房子就只有停车位了,绿化环境没有了,不太像样。”

业力正念点

如何解决“停车难”?

空闲时间通过手机系统转租车位

上海中心城区住宅村的“停车难”问题已持续多年。 业内人士有何看法? 对此,上海房地产相关人士蒋先生在接受华西都市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上海各县城可以用OSI系统替代IC卡出入系统,停车场可通过手机系统进出。 这样,车主们就可以交换账号,互相交流。 停在对方车位上,充分利用闲置停车位。

近三年来,一些企业利用互联网平台推出免费停车场租赁服务。 有些车位业主因为下班后闲置车位,可以通过停车软件共享车位; 需要租用车位的车主可以通过该软件进行搜索和救援。 附近居民村的停车位。

但目前市场反应并不热烈,加入的车位业主并不多。 一方面,大多数居民不愿意让其他汽车进入新村。 另一方面,不少物业管理公司却不愿配合,担心外来停车太多、保安人手不足,降低成本,造成安全隐患。 华西都市报记者 毛玉婷 杨雪 实习记者 颜丽娜 陆佳 摄影

|相关链接|

上海这几年进步很多

新建住宅停车位建设标准

为了缓解停车困难,2004年,《成都市中心城区公共停车场规划》对停车位建设做出了硬性规定,要求新建住宅村每户拥有一个停车位。 2008年,成都市开始实施《机动车停车位数量调整》规定,规定第二支路内每100平方米建筑面积必须配备0.7个机动车停车位; 第二支路外每100平方米建筑面积不少于0.7个机动车停车位。 配备1个汽车停车位。

2014年1月,成都市规划局在《成都市规划管理技术规定(2014年)》中发布新规定,将内环内新建住宅建筑机动车停车位最低数量由每100平方米0.7个提高到1个米。 四环外,数量由过去的1个增加到1.2个。

我开着车绕了一圈又一圈,却很难找到停车位。

新旧村停车难问题调查

●由于老新村“车多车位少”,一些人停车时“趁机”、乱停车、占用新村人行道、消防通道等。 除了影响交通外,也不利于邻里和谐,安全隐患也不少。

●老新村停车难的根源在于规划。 老新村建设较早,当时配套指标较低。 但近年来,公众对停车位的需求已远远超过当时的配套指标,因此不可避免地会出现供需失衡的情况。 矛盾。规划难的主要原因是车位权属难以确认、车位性质不明确、多重利益牵涉导致决策困难。

●海绵停车位、错峰停车、路边停车等措施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一些老新村的停车压力。 但对于周围没有合适公共建筑或不适用高速公路停车的新村来说,新村降耗仍是关键

开车绕着新村转了三圈,陈曌还是没有找到停车位。 无奈之下,她只好把车停在新村外的公共停车场。

陈艳家住广州市双流巷新村。 近年来,这样的情况几乎每天都会发生,以至于她每次上班都开始为找不到停车位而烦恼。 稀缺停车位成为抢手货,“先到先得”成为市民心照不宣的默契。

相关数据显示,早在2019年,武汉市机动车保有量就已超过600万辆,其中小货车519万辆,而停车位总数超过400万个,缺口超过100万个停车位。

停车位供应不足与停车位需求旺盛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 《法治晚报》记者近日走访多个新老村发现,“车多车位少”导致高速公路两侧乱停车、占用人行道、堵塞消防通道等现象..,这是非常严重的现象。

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指出,解决新老村停车难问题,需要多方协调协商,协调公民、业主、街道、社区等多方利益,采取有效措施。多措并举,形成合力。 例如,政府可以出台相应的新激励政策,鼓励新村附近的机构积极共享停车位,也可以向企事业单位提供一定的财政补贴,鼓励企事业单位积极承担社会责任。

车很多,车位很少。 先到先得。 老新村停车不太方便。

小区停车位太少了,经常晚上可以开车出去,下午就没法停车了。有时新村里有很多外地人停车,导致停车位更加紧张。” 说起停车问题,陈艳一直喋喋不休。 。

由于新村停车位属于公共停车位,陈艳等村民仍然默认“先到先得”的停车规则。 “哪怕晚一秒,只要别人先停车,我们也无可奈何。” 陈曌说道。

和陈艳一样,上海居民郭凯也为每晚寻找停车位而困惑。 2021年7月,为了儿子的学业,郭凯一家从广州南二环有地下停车位的新新村搬到了位于西城三里河街的老花园。 这个老新村没有固定的停车位,村民们要争取停车位。

近日,郭凯和邻居们正在争夺一块椭圆形的不规则空地。 有时他好不容易把车停在了空地上,但可能会挡住上面的车,或者遮住外面的车。 当我开车走向汽车时,有人不断地叫我并催促我把车移开。 如果他不及时挪车,可能会被对方起诉。

为了省时又省心,郭凯选择减少开车频率,要么把车停在顶部空地,要么在新村外寻找路边停车位。 不久前,他在白云观一带找到了一个路边停车位。 从下午到第二天早上,他停车了11个半小时,花了15元。 “但晚上在这里停车两个半小时要36元。” 郭凯说道。

为了解老新村停车问题,记者近日走访上海嘉园宝山里、北联新村、西街新村、定福庄街道北里等新村进行独家采访。 他们发现这些新村里没有闲置的停车位。 新村空地或走廊里直接停放的汽车很少,造成交通拥堵。 有些汽车的后窗上还贴有手机号码。

“北京的老新村停车位相对较少,但不能出售,只能出租,因为很多居民常年租用停车位,久而久之直接占用停车位。但是,新村面积大,最终导致停车位紧缺,很多新村还限制居民停车,否则会更紧张。” 北京一家租赁机构刘超告诉记者。

按照《北京市新居住村机动车停车管理办法》(2021年)的规定,新居住村机动车停车管理服务(包括地面停车场、路边停车位、地下停车库、立体停车库)等)停车服务等)由物业管理公司统一提供或物业管理公司委托专业停车管理单位负责。 对不实行物业管理的住宅新村,委托物业管理单位或专业停车管理单位负责。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转售业主公共场所指定的停车位。

刘超透露,如果更换物管,新的物管公司将不再管理车位,慢慢居民也不会付费,但车位可以一直被占用。 如果原业主买房时已经占用车位,可以转让给卖家。 除非新村改造,重新整理停车位。 但即使重新规划,已有停车位的居民仍可优先使用。

新老村停车难的问题不仅仅出现在杭州。

福建省宁德市王新宇居住的新村建设较早,当时规划的停车位数量严重与目前市民的停车需求不匹配——社区有近200名村民,有停车位不足20个。 而且,新村是一个开放的新村,周围没有围墙。 新村内停放着许多外地车,停车位更加紧张。

“先到先得,因为停车位不是自己的,所以不能让人挪车,遇到其他车也无能为力。因为没有停车位,所以很多人把车停在自己的车位上。”新村人行道上的汽车。” 王新宇说道。

长春省西安市的刘洪波也受到停车难的困扰。 大多数时候,他把车停在新村的绿化带或空地上。 然而,经过近年来新村的绿化改造,原来停车的空地现在已经变成了小花园,停车的空地就更少了。

由于停车行为不当,出行中存在诸多隐患。

记者现场调查发现,由于老新村“车多车位少”,一些人停车时“趁机”,不规则停车,经常占用新村人行道和消防通道。村庄。

东苑宝山里新村南门后有空地可供停车。 里面停满了汽车。 空地后面的马路上也直接停着很多车。 这条路变成了单行道,汽车掉头非常不方便。 在空地的拐角处,有一辆车“跨空地”,一半停在路边,一半停留在空地,半身突出,为过往车辆减少了很多风险。

在北联新村,村民楼前有约两米长的道路可供市民行走,但道路前后已经停满了汽车,只留下了一个足以让自行车通过的间隙。 如果一辆车想驶出新村,就必须让停放的车辆通过。 上面的车都一一移开。

记者注意到,由于新老村不少停车位都是“先到先得”,为了抢先获得停车位,一些村民“秀出了绝活”:有的用废弃枕头、旧自行车等杂物占用停车位,有的让出停车位。 家庭早早下来占据停车位; 一些拥有私人停车位的人,为了防止自己的停车位被别人抢占,会在停车位上放置轮挡、塑料路锥或喷漆“固定停车位”字样,以示所有权。

刘洪波说,他所在的新村也存在类似情况。 很多人把车停在新村出入口、社区人行道、公共绿地甚至消防通道上。 除了影响交通之外,也不利于邻里和谐,存在诸多安全隐患。

上海城市交通大学校长陈艳艳表示,老新村停车难的根源在于规划。 老新村建设较早,配套指标较低。 近年来,公众对停车位的需求已远远超过当时的配套指标,势必导致供需失衡。

中国人民大学公共新政研究院社区改善与新政研究中心主任陈友红认为,规划难的主要原因有三:一是停车位确权难。 ; 二是性质和定位不明确; 三是决策困难。

“老村和新村的停车位都在地面,需要全体居民做决定。但如何管理、如何收费、成本和利润等,都很难做决定。此外, “不同居民的情况不同,涉及各方利益,需要平衡。”陈友红说。

内部降耗仍存在阻力,各方利益必须平衡。

为了解决新老村停车难问题,国家和地方各部门采取了很多措施。

2021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公安部、自然资源部印发《关于促进城市停车设施发展的意见》,确立“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转变为主线”作为推动城市停车设施发展的基础。 具体措施包括鼓励有条件的城市推动实施城市更新行动,结合老村庄、老工厂、老街区、老建筑等改造,积极改建新建停车设施。地方财政可合理安排资金,统筹支持; 支持城市通过内部降耗增效、区域综合改善、停车资源共享等方式,为市民提出停车综合解决方案。

减少高速公路临时停车、公共建筑交错共享停车位等,多地正在探索实施。 以上海为例,深圳市浦东区控东路街道60%是新旧村。 因此,街道部署了多个监控探头等设备,连接25个新村、13个仓库、8个路边、3个公园的停车数据传输。 辖区村民只要打开“城市智慧公路停车”小程序,就能立即知道新村是否有停车位,附近是否有免费路边停车位或商业停车场。

在陈艳艳看来,不同时间共享停车位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停车难问题,但涉及到多个利益群体,需要多方协调协商。 例如,政府出台了相应的新激励政策,鼓励新村附近的企事业单位积极共享停车位。 可以对企事业单位给予一定的财政补贴,也可以对企事业单位实行考核评分制度,鼓励企事业单位积极共享停车位。 承担社会责任。

“海绵停车位(夜间正常通行、夜间免费停车)、错峰停车、路边停车等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一些老新村的停车压力。 但周围没有合适的公共建筑,或者无法在路边停车。 对于适合的新村来说,新村内部的降耗仍然是关键。”陈艳艳说。

一些地方正在探索建设立体停车场。 例如,上海西三环外的西府怡园新村建于2009年,是郑昌庄村居民搬迁新村。 原有地上停车位289个,地下停车位208个,远远不够千户家庭使用。 随着私家车保有量的增加,停车矛盾日益凸显。 新村将地面停车场改造为两层立体停车场,新增停车位143个,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停车问题。

不过,在陈友红看来,地下停车场、立体停车场等新型停车模式比地面停车位贵,村民难以接受。 因此,国家需要统一规划、研究提供多少停车服务、公民能否享受补贴、社会投入多少、商业利益与普通公共服务之间的利益如何平衡等都需要考虑。

陈友红和他的研究团队曾为上海万寿路地区的一个新村制定了停车方案。 街道筹集资金制定了一项计划,但最终没有实施,因为一些房东将拥有多辆车的居民告上法庭。 原因是居委会不是房东,没有决定权。

总体统一规划布局,合力增收节支

“随着我国汽车保有量不断增加,是时候从国家层面转变思维,全面研究城市的交通量、停车需求和类型。如果是小区,首先要确定归属和权利人……,权利人需要共同决策,比如停车位的成本、收费等。” 陈友红表示,但共同决策比较困难,因为有的居民没有汽车,有的居民拥有不止一辆汽车,利益无法平衡。 如果用价格来调节不同主体之间的利益,肯定不合理。 因此,停车难问题仅靠一个新村是无法解决的。 需要整体的统一规划和布局。

陈艳艳认为,解决新老村停车问题,可以从两个方面加大力度,一是增收,二是节流。

开源意味着尽可能挖掘现有停车资源,盘活停车资源,提高利用效率。 比如,我们可以建设共享停车位、路边停车场来增加供应。 我们还可以利用信息技术来促进停车资源的均衡利用。 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实时检测软件来准确了解每个停车位的可用性,协调停车场资源,但需要明确。 责任界限。

“减少供应方面,资金和农用地还存在困难。解决资金问题,需要引入社会资本,提高投资者的积极性。新建停车场时,可能还需要考虑征地。” “问题并明确农地权属,因为有些部门可能还不清楚奋新村及周边的农业产权。”陈艳艳说。

节流,即抑制需求,鼓励公众尽可能少开车,在停车位紧张的地方更多地使用公共交通。 例如,可以利用价格杠杆来支付差别化通行费等。

“单一措施无法全面解决停车难问题,需要多措并举,需要政府、社区、居民、社会投资者等多方协调配合。” 陈艳艳说道。

(文中记者赵莉、实习生杨一男、陈艳、郭凯、刘超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466368147@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评论
  • 消灭零回复